只不过那里的船屋并不是陆地上的建筑

  从“船头”吹鼓楼下的头门进入这座豪华的“大夫第”,一个足有800平方米、鹅卵石铺砌的大院赫然出现眼前,院内照壁高大,壁檐星斗装饰,虽历百年风雨,漆彩却鲜艳如新。二门大方气派,宅内天井开阔,厅堂宽敞明亮,门窗勾花烫金,梁椽处处浮雕,连燕子巢都雕成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动物。

黎川船屋你听说过吗?

  然而,豪宅建得轰轰烈烈,后来却住得冷冷清清。据说乔迁大喜的当日,黄平安广邀达官显贵,遍请邻里乡亲,举办了盛大的庆典仪式。可是,当黄平安兴致勃勃地正欲携夫人从头门进入新宅时,忽地一阵怪风袭来,将他刚下轿的夫人裙角掀起,后又猛地把裙子吹落。黄平安既惊又窘,心生不祥之感,当即命人改换豪宅的门面。之后,或因生意在外,或因落裙之忌,总之,黄平安连同他的六个儿子极少在此居住。豪宅平日交由黄氏族人居住代管,历经数代沧桑,几成“无主”之宅。而黄平安及其后人,当地人说可能去了台湾、福州一带发展,也有人说早已败落,究竟其兴衰与去向如何,连黄氏族人也说不清、道不明了。 


船屋现身一鸣惊世

  洲湖村位于江西抚州市黎川县城东北约40公里外的大山坳中,这个村落地处福建与江西两省交界,由于交通闭塞,鲜为人知。但自从去年9月这里发现大型船式古宅后,洲湖村的名声由此远扬。
  这是一座富有传奇和神秘色彩的船形古宅。
  船屋古宅的正房一侧均有片房、二片房、三片房拱护,横厅、书房、杂房、工房、厨房、膳房、廊道错落有致。30多个大小天井通风采光优良,风火砖墙间立其中,排水系统设计科学,100多年来水火无忧,真如“脐眼”一般安全。没有花园、楼台亭阁相间点缀,虽说单调了些,但一座拥有108间房子、独立的豪宅能全无暗室,又有厅廊互通,正显示了“大夫第”的设计精巧。
  黎川的船屋与前者一样,是陆上的船形建筑物,但追溯其历史却可以远达明清时期。在黎川发现的船屋位于洲湖村的中心地带,从船屋侧面的北山南瞰,只见灰色的船形古宅如同一艘坚实宏伟的航空母舰逆水向东行驶,船屋周围有数座古屋,这些古屋像簇拥着航母的护卫舰、驱逐舰,与船屋一起形成建筑群落。
  相传,黄平安原来本是个家境一般的小商贩,但凭着精明勤劳,年轻的黄平安从贩卖皮油(乌枸子油)起家,在短短的三十年时间里,迅速发展成为一名在黎川至光泽、福州、台湾一路有20多家当铺的富比王侯的巨商大贾。为了夸富乡里,同时也为了在家乡置办一份永久的祖业,黄平安请来风水先生,在这四面环山、形似女式兜肚的洲湖村,以巨款购得“脐眼”这一风水宝地,修建了这座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豪宅。 
相关传说色彩神秘

 
 

  在现代建筑史上,状若船舰的建筑物并不罕见,国内外许多与水有关的博物馆或机构往往都以船形建筑标明自己的特色。此外,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船屋世界有名,只不过那里的船屋并不是陆地上的建筑,而是漂在河上的一条条船只,由于内部生活设施齐全,于是很多爱水的阿姆斯特丹人便以此为家,将船后缀以屋的字眼,称船为船屋。
  当地人告诉笔者,船屋在黎川被称为“大夫第”,意思就是由大夫级官员修建的私宅。黎川虽然地处偏僻,但自南宋建县至清末,这里却考中了171个进士、 480个举人。这些进士、举人很多到县外做了官,衣锦还乡时为显示身份,就纷纷在故乡大兴土木,建起“大夫第”和“举人府第”。后来很多有钱人也依照这种建筑式样盖房子,直到今天,黎川仍有很多这样的古式建筑。

.

  据说,豪宅内专有密室一间用来藏金纳宝,但多年来从无人能知其所在。因此,即使是船形古宅的后人,也只能从古宅中数出107间房子。至于谜一样的那间密室如能破解,不知又会给后人带来多大的惊奇。

       去年9月以来,在江西省抚州市的黎川、广昌、南城等县,一种外形酷似大船的建筑陆续被发现。据有关专家介绍,新中国成立以来,研究中国古建筑的资料中,从来没有提及这种船形建筑。船屋的发现,如一石击水,荡起层层波浪。各路学者纷纷出马,试图破解船屋之谜。有专家认为,船屋与明末清初的反清复明组织——“洪门”有密切联系,它极有可能是“洪门”秘密联络、聚会、居住、结社之地。目前,对船屋的考证仍在进行之中——
  整个船屋中共有108间独立房间,主人当时的经济实力可见不同一般。船屋内所有砌干墙的砖块均由田泥包裹小卵石特制,隔温性能良好,冬暖夏凉。砖墙用糯米饭掺和石灰垒砌,坚固无比。内墙经多道工序粉刷,据说,当年若以脸面揩拭,都会觉得滑润无比。整个建筑用材精致,做工考究。
  据考证,这座船形古宅建于清道光二十四年,是由当地一个名叫黄平安的富商兴建的。

 

旅游信息
人物风采
饮食文化
风土人情
历史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