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能与世界对话的好作品

?

  我们国家的西部虽然贫瘠,但是它的音乐大气而开放。仔细研究甘肃的“花儿”、新疆的“木卡姆”这些音乐类型后,你会发现,丝绸之路上很多国家比如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等国的音乐,都受到了我们的影响。从这些都能看出我国的音乐为世界文化交融带来的深远影响。

  中国这块土地上,民间的东西非常丰富。每当接触到我国民间的音乐、雕刻、绘画时,我心中都有一种冲动。这种喜欢会让我真正扎根到生活中,身入、心入、情也入。这种状态也会让我对艺术的理解更加深刻,在艺术领域的发展更有后劲。因此,除了在工作当中接触到了各种不同的戏曲,我还用大量时间到民间去采风。电视剧《水浒传》中,我将山东地方小调《锯大缸》加以改造,成就了响彻神州的《好汉歌》;写《乔家大院》时,我三下山西采风,一路听晋剧,主题曲《远情》选用了晋胡和二股弦伴奏;我写《大宅门》配乐时,自然融入了京剧的东西;我最近写的《琵琶协奏曲》用的是苏州评弹的音乐……各种曲调、唱腔既信手拈来,又融会贯通。我觉得这跟长期扎根于民族音乐、扎根于民间生活有极大的关系。

  2016年8月26日晚,大型交响组曲《大秦岭》在西安音乐学院首演。为了创作这部作品,我多次带着50后、70后、80后的创作小组成员,深入秦岭山脉一带采风,听长安鼓乐,访道家圣地,入终南山,寻觅李世民、王维当年的诗境,重走父辈走过的道路。用民族音乐这一中国音乐的母语,写出能与世界对话的好作品,我的梦想,又一次实现了。

赵季平:著名作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