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就写出了《女儿歌》

  那年春节一过,在零下20多度的寒风中,我和张艺谋、陈凯歌、何群风风火火地奔赴陕北采风。我们坐着四面透风的破面包车从西安来到延安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天夜里我们投宿在米脂县的一家车马大店,我们几个人睡在一个用煤烧的热炕上,褥子像土地一样黑,被子上全是小动物。为了不把衣服弄脏,我们就把衣服都脱掉,用皮带裹起来吊到房梁上。

  黄沙弥漫的陕北高原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采风回来以后,我很快就写出了《女儿歌》。一曲陕北信天游,吟唱出12岁就与人订娃娃亲的翠巧对自身命运的哀叹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剧组在青化砭镇拍电影的时候,我们晚上将灯全都熄灭,把《女儿歌》播放出来,大家听完都被感动了。歌词中有一句“不想我的亲娘,在想谁?”“女儿哟”,最后以“女儿哟”加以强化,唱到人心里去了。

  我初次接触电影音乐是在中国乐坛刮起“西北风”的20世纪80年代。当年的“西北风”以它的豪放,唱出了中国人在改革大潮中的精气神。1983年底,广西电影制片厂青年摄制组的陈凯歌、张艺谋、何群来到西安音乐学院,为正在筹拍的准音乐片电影《黄土地》寻找作曲者。《黄土地》讲述了一位八路军文艺工作者去民间采风的故事,影片中需要穿插大量的民歌,所以他们就到西安音乐学院找到我的老师,请他帮忙推荐几位青年作曲家。老师推荐的三四个人中就包括我。凯歌听完我的作品《丝绸之路幻想组曲》后就在那儿笑,后来他才和我吐露真情,他说从那个曲子里听到了古人灞水折柳相送的感觉,因此必须要跟我合作。

赵季平:著名作曲家